三七文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伤感文章 > 正文内容

故乡散文

来源:三七文学网   时间: 2020-11-17

躲在黑陶里的故乡

文/丁玲

那时的风很轻很轻,晨曦漫上来,拉长了古时两城人的影子。空气里有幽幽的花香,原野里的树无声地生长。一条河蜿蜒着直通向远方,在河边的人们忙碌起来,有的在蒸煮食物,有的在拾掇,有的则在制陶。制陶的人眼睛里都含着笑意,他们分工明确,有的人在河边取泥,有的人用手把坯料捏成器物的坯型,有的人在火上焙烧早已制好的坯料。红红的火光映红了古时两城人的脸颊,恐怕没有人会料想到这段时光会铸写一段辉煌的历史。

古时的两城是一个繁华的地方,有史可证,据英版《世界史便览》所述,公元前2800年——公元前2000年两城为亚洲最大的城市。不仅如此,1934年在其境内发现的两城龙山文化遗址面积为一百万平方米,由此可见古时两城制陶业何其发达。当然,古时没有特别好的条件,但别小看古时的制陶人,他们开创了制陶业的先河。不得不提的是,1936年,梁启超的儿子梁思永先生带领考古队在两城发现了4500多年前的高柄镂空蛋壳陶杯,这一发现惊动了世界,这件被誉为“四千年前地球文明最精致的制作”的作品,令现代人都无法超越。

在历史的时空里,黑陶承载了中华的璀璨文化,而黑陶文化又被称为龙山文化,它构成了汉文化的渊源龙脉。其中蛋壳陶具有极大的发展前景和发展空间,它拉动了招商引资,而且对发展旅游产品和国际学术研讨也起了积极作用。黑陶加强了世界文化交流,2001年,在美国芝加哥博物馆里游客涌动如潮,在展厅里就陈列着两城黑陶厂生产的蛋壳陶。在我的故乡两城,黑陶已经成为名片,成为标志,成为一道风景线。

如今的黑陶选用的泥土来自于黄河下游冲击平原,大浪淘沙,奔腾的河流孕育了人类文明,而母亲河的水仿佛是有灵性的,经由她的爱抚,她的泥土便成就了文明的载体。智慧的两城人在时光飞逝里捕捉黑陶技艺的沉淀,并不断创新,使其在演变中走向纯熟。而如今的黑陶是什么样子?黑陶是怎样做成的呢?那些生活在两城的制陶人,至今仍能够为你的任何疑问作出解答。

黑陶的制作工序挺复杂,泥土取出后先晾干,再用纱布过滤制成泥坯,接下来便是手工拉坯,然后用贝壳等器具反复压光,直至其光滑如镜。接下来用雕刻工具做出雕刻镂空等图案,再给黑陶作品安装耳、环、鼻、腿等配件,此后放置一些时日便可以烧窑了,在器物烧成的最后一个阶段,从窑顶徐徐加水,使木炭熄灭,产生浓烟。现在的两城黑陶花样繁多,大的可以一米多高,小至笔筒一般大小。而且,黑陶的半成品其实是灰褐色的,经过烧制后才变成黑色。

是不是很神奇?而我与黑陶也是有缘份的。在两城的两石路一侧有一家黑陶厂,我曾经去工作了很短的一段时间,我庆幸能够近距离接触黑陶。工作的时候,经常听老板娘讲述过往,她说,以前两城没有这么多楼,很旧的,而她的工厂也只是一个小作坊,她和丈夫两个人慢慢经营,才有今天。老板娘说话的时候,语气平淡,却满脸阳光。而我也仿佛看到了时光的流淌。我制作的第一件黑陶作品是笔筒,我离开的时候,老板娘把它送给了我,说是留作纪念。现在,它还在我的梳妆台上,悠悠地诉说着一段美妙的时光,和一份浅浅的缘。

或许是因为至少制作过黑陶,所以无论在何处看到黑陶,就有一种熟悉的感觉。就觉得它是故乡的魂,故乡因它而有了深刻的文化底蕴。所以,当我写故乡的时候,就不知不觉把重点着墨于黑陶了。

据说,中国的造型艺术始于陶,史书亦记载:神农作瓦曰陶。宋应星曾在其着作《天工开物·陶埏》中这样概括陶器工艺:水火既济而土合。记得有诗人作《黑陶初记》,里面这样赞美陶:那长发少女的头像,似乎我在巴黎一位诗人书房墙壁上看到过。那变形的大力士又把我引到东柏林古老的博物馆之岛,各种小鸟联飞的透雕台灯株,似乎在西柏林一家宾馆里伴过我思乡之梦。而那似乎走了很远很远的路坐下来闭目沉思的女佛,在曼谷木雕商店里诱惑过我。

而在淳朴的两城人眼里,黑陶不仅仅是可供观赏的艺术品,黑陶成为他们引以为豪的精神寄托。当他们向外乡人谈起两城,总要说一说黑陶。在两城黑陶厂里,那些手艺精湛的制陶人大多都是两城本地人,他们对黑陶有着更加深刻的认识,他们一丝不苟地雕刻着黑陶,仿若在雕刻一段不可复制的时光。在他们眼里,黑陶是有生命的,而发扬光大两城黑陶文化便成为他们的使命。

黑陶文化一路走得风雨兼程,也离不开那些在背后默默付出的研究人员。他们为了祖国优秀文化的传承,长年累月地奔波、考察、研究,付出了时间,付出了自己的青春年华。日月如梭,昨朝青丝,今昔已是白发。山东大学的研究员们长年累月地坚持两城黑陶的研究和开发,在研究队伍里还有外国学者的身影。据说,有一位美国学者为了研究黑陶,在中国住了好多年,当初来中国研究黑陶时他还没有结婚,而现在双鬓已经生了白发。这就是黑陶的魅力。而看到这些,我们怎癫痫病患者生活中有哪些禁忌能不感到呢?

如今的两城被称为“黑陶之乡”,它是典型的龙山文化遗址。是啊,像这样的古城怎少得了黑陶的陪伴?

是的,故乡是平凡的,但却因了黑陶而拥有了独特的光泽。黑陶是温婉低调的,它不喜欢镁光灯光芒的照射,它只是静静地享受属于它的每一寸时光,像古时候那样。但是,它会不会又给我们惊喜呢?

这里的风很轻很轻。那日,当我走入日照城市规划展览馆,蓦地,看到高柄镂空蛋壳陶杯的模型静静立在那儿。那么熟悉的影子映入我的眼睛,让我的眼眶微微发热。是的,当我走过那儿,就想起了,我那躲在黑陶里的故乡。

故乡情:大姑,我的老师

文/老乐

五岁那年,被娘拖着进了家西邻的“半工半读”学校。也就是如今的学前班吧。被“拖”着去学校,是因为害怕那位年轻的老师,他是我邻家四叔,可严厉了。尤其是他给孩子们用刀子剃头,疼得孩子们哇哇哭。

第二年,同学们搬进了村中间吕传善家的两间北屋。站上讲台的,是一位齐耳短发,扑闪着一双大眼,开口先笑,一颗虎牙白的发光的年轻女老师。

“日月水火,山石田土,人手足口,骡马牛羊”, 开学第一课,随着老师清脆甜美的嗓音,一天竟然学会了两面课本的内容。回家背给娘听,惊讶得我娘合不上嘴。“你大姑还真中”,从娘的赞叹声里,知道了,这俊俏的女老师,是我同村的大姑。“她是王之举家的闺女爱荣呢”,从大我很多岁的女同学口中,又了解了老师很多信息。

终于可以正式上一年级了。当我们十几位“老少同学”(同学间相差四五岁)走进一年级教师,惊喜发现,大姑老师又成了俺们的班主任呢。大姑老师点名我当班长,同学们一阵噼里啪啦。我心里发憷,年龄小,个子矮,光学习好能管得了谁?但一想,有大姑撑腰,也就直壮了。再说,有学芝、桂英那些高个子长辈同学在背后鼓劲呢。

班长,不光是学习要好,还要事事带头。头节劳动课,就给我了个下马威。去村南坟地里,给生产队搬坟砖。比当今的红砖大一半的青砖,我一次搬不了三块,而那些大同学能搬五块。他们便讥笑我。大姑老师说了,有本事,跟乐成比比背诵毛主席,谁比得过他谁有种。结果,在我的朗朗背诵声里,那些总瞧不起我的“大洋马”同学傻眼了。岂不知,我家有本六十四开的《毛主席语录》,父亲每次从山区学校回来,总会教我背诵几段呢。

每次放学,我负责集合队伍。“立正,向右看齐,稍息”,大姑老师示范得有板有眼。而我往队伍前面一站,同学们却说笑不止,有的高年级女同学还在队伍里边唱《三大纪律》,边讥笑我。大姑老师发现后,就站进队伍,跟大家一起唱歌,给我壮胆打气。

二年级时,班里发生了一件大事,气坏了大姑老师。那天午间班睡,大家卷缩在木板上(长条木板当课桌)午睡。突然,听到急匆匆的咚咚脚步声。我一骨碌爬起来,看见跑走的是大姑老师。我跟进老师办公室,却见大姑老师趴在桌上嘤嘤地哭泣。这可吓坏了我。原来,是大姑进教室查午睡,有大�h同学,将熟睡在门口男同学的短裤用木棍撑起来,露出鸡鸡,给我大姑老师看。这样的恶作剧,分明是在羞辱大姑啊。

最可恶的是有天下午上自习,几位同教室的高年级同学(复式班),偷偷将西邻家棚屋里的空棺材,抬进了院子,还学着大人给老人送殡的样子,大吆小喝的。校长追查责任,气的大姑老师一天没来上课。学校校长来查闹事的“头子”,谁也不敢说。我当即将两个搞恶作剧的同学揭发出来。桂英和学芝又偷偷弄来一只“八角毛子”抹在那个领头同学的凳子上,结果那高个子男同学屁股马上肿得通红,哭着回了家。惩罚了“恶棍”,我们又去把大姑老师请了回来。谁知,当听说我们惩罚了那个捣蛋鬼,非但没表扬我,还挨了大姑老师一巴掌:那怎么能这样?你是班长啊!

往事如烟。转眼,几十春秋。每次回老家,途经村里的学校,总会浮现出大姑老师那白白的虎牙,和那白皙俊俏的笑靥。大姑老师,前些年因病走了。但大姑老师定格在我心中的,永远是那甜甜而又善良的微笑。

渴望雪塬里的故乡

文/云衡秦岭

离开故乡的日子是的,特别是在这落雪的季节里,久居塞北的这座古城,生命中那份对山塬的向往,让我背负一份沉重,那是故乡的雪塬,那是落雪的西海固。

也许是出生于山塬,也许是一种故乡的情结,让我对大山怀有一份默默的敬仰,让我在城市的繁华里找不到生根的土壤,在客居的孤寂中,总有一种漂泊之感。

已是腊尽岁残,塞北的冬天仍不见白雪皑皑,仍只有那凄厉的西北风刮着漫漫沙尘,生命仿佛坠入到季节深处,沉于一种深厚的包围之中,呆板而笨重。屋前的那棵梧桐树早已脱尽了最后的叶子,干瘦的枝节颤栗于清冽的冷风中。

癫痫西安哪家医院治疗

我独自面对面着窗外的黄昏,在这样的静守中,我的心便沉于一种莫名的悒郁和不安之中,尤其是当面对这样的黄昏,这样的不安悒郁就会加倍地涌塞于我的胸口而驱之不去,让我在一种忧伤中煎熬着那份高贵的孤独。因此,在这个漫长的冬天里,我便时不时在心灵深处回望家园,时不时将故乡雪塬的记忆化作我生命里跳动的音符,借以慰藉灵魂深处的渴盼。

冬季里的故乡,给我印象最深的便是雪。我不敢想象没有雪的故乡冬天是个什么样子,雪塬的氛围常常让我沉于一种纯洁的宁静之中,这种纯洁和宁静使我这个奔波于路上的倦客那颗驳杂的心暂时地被腾了出来,去领略雪塬的那份厚重与清纯。

在故乡漫长的冬季里,雪总是会有的,飘飘洒洒,纷纷扬扬,山林沟壑,农舍院落;那塬峁,那川道,都仿佛在一种宁静之中期待着大雪的爱抚。老农的心里也在一种无形的滋养中朗润了起来。

在西海固看雪,如果你带着一副游客的派头或仅仅只有好奇心是永远无法走进那个世界的,甚至连靠近她也很困难。因为在那样的地方要寻得雪的佳景是徒劳的。只有你用心去感受那片土地在承受大雪日子里的韧性,你就会幡然悟得雪的佳景就在心里。

只要你走出门去,在山野纯白的宁静里,登上山塬,及顶而望,你就会被山塬的寂静所震撼,生命在这里如冬眠了一样,有一种空旷的荒芜之感。在你感受到大自然博大宽厚的同时,你就会感受到这里万千生命曾经经历过的种种苦难,你的灵魂深处就会落一层厚厚的雪。

顺山塬而行,猛然间,对面的山塬上同白色相映的白色跳入你的眼帘,那是羊群,还有一个身着老羊皮袄的中年汉子。羊在追逐着一个个突立于雪外的枯枝,或踏开雪面,揽食枯草,或在避风的沟坎下寻觅。那汉子欣然跟在羊群后面,偶然他那野野的“花儿”小调便打破了这山塬的寂静,浑厚的旋律穿透山崖溅起白雪,滑进沟涧飘上又一座山塬。那带着原汁原味的乡音,那酸溜溜的调子冷不丁灌进你的耳膜时,你那原本孤寂的心灵便活泛起来,那种山塬冬天的萧条之感和冷寂都被这歌声驱赶。如若羊群在旷野悠悠的曲子里咩咩地叫上几声,隆冬的山塬便也在这无尽的吆喝之中。此情此景,在你的心灵里便构成一幅极有意蕴的风景,让你刻骨铭心地感动,让你也萌生放浪大自然的情怀。

也许是应了“饥着歌其食,劳着歌其事”。西海固的庄稼人把一切苦乐都灌注在这单纯的音乐里,美化着山塬的风景,丰富着单调寂寞的冬的生活。

如若临近黄昏,你就会在那山塬的白色里发现有一缕缕袅袅炊烟在升腾,随之你的心便添一份柔柔的暖意,回归的渴望使你走向那一户户亲切的人家。

雪夜里的山塬,寂静里有几声深巷的犬吠声,便有夜归的庄稼人敲门的“嗒嗒”声,为这山塬雪夜更添几分寂寥。 院落里母亲的脚步声,还有那父亲一声声长长的剧咳时绕耳畔。躺在故乡那牛粪煨热的土炕上,翻着一页页厚重的人生大书,你的泪不知不觉中就流了下来……

这就是西海固,这就是我雪塬里的故乡,一片贫瘠而充满希望的黄土地,也是一片不由得你不心生悲怜与愧疚的土地。

我要遥寄一份白色的祝福,给我的父母,给我的父老乡亲,给我的西海固。雪塬里的故乡,我总是那么渴望!

故乡冬夜月儿明

文/章中林

那夜,月清如水,从村头漫过村尾。就是在这样一个夜晚,我回到了故乡。

路上看不到什么人,偶尔有人家的狗热情地对我叫上两声。行走在这样安宁祥和的世界里,轻松和自在弥漫在心底。天上没有一丝云彩,月儿悬在半空,被繁星簇拥着,看去像是被水洗过,清亮而明净。月光泼下来,村庄就披上了一层淡白色的轻纱——似有似无,若隐若现,村庄弱不胜衣似的。薄雾游走在村落里。灯光明处,它就朝你欢笑,牛乳一般的白色铺向心底,亮亮的;黑暗地方,它就匿笑着隐去,顽童一般闪着黑色的眼睛,深深的。盛开的一串红该是火热奔放的吧,看去有些敛眉屏息了;白腊梅才开一两朵,娇羞中有着一种端庄纯净;橘子还挂在枝头,若隐若现,跳动的橘黄多像摇曳的烛光……月是故乡明。故乡,有了这多情的月光,是不是笼上了一层朦胧而神秘的诗意呢?

这样的意境,我是从童年就被她陶醉了的。那些年的冬夜,我和小伙伴们在村庄里东冲西突,叫着,笑着。玩雪,溜冰,打冰凌,偷橘子,撵野兔……我们地奔跑,得意地叫嚣,不知道什么是寂寞,什么是寒冷。上初中以后,对月光更是眷恋。下晚自习后,三五个同学一起,安静地走着,默默享受着月光的脉脉温情。就是今天,想起过去的那一幕幕,心底泛起的是怡悦,是温暖。细细地咀嚼,我心底始终认为,月下的村庄就是一位柔弱但坚强的母亲。

其实,月下的故乡不只有着女子的柔情和温暖,更是一个伟丈夫啊。你看,那房屋一个个形象鲜明地兀立着,筑成了一个个坚强的堡垒。还没有到家,远癫痫诱发怎么办如何治疗远地看到它在月下的轮廓,我的心就变得安静而踏实。有了温暖的家,有了亲人的陪伴,还有什么幸福可以和它相比呢?那苦楝虽然树叶落尽了,但是还挑着几粒老黄的果实,它用铁骨虬枝与北风抗争着,捍卫着这最后的尊严。面对这样一棵两棵苦楝,你是不是读出了它那颗孤傲而决绝的心呢?它多像我的父亲,那个身形佝偻,却又努力挺直脊背的父亲。父亲七十多岁了,但是他还像一头牛一样耕作在田野里,就是这个冬天他也没有闲着:白天,上屋翻瓦,下河挖藕;晚上,在家打箩,上门做絮……我们劝他少做一点,我们能养得活,但是父亲脖子一梗,说,我有手有脚,不要你们养活。看着骄傲而自信的父亲,我们还能说什么?

还没有到门口,院子里的灯就亮起来了。月光虽然明亮,但是哪里有灯光的温暖呢?人站在灯光下,看到了父亲,看到了母亲,看到了我熟悉的一切,那是什么也不能比拟的吧。坐在堂屋里,父亲在打着箩,母亲在做着鞋,只有我没有事情,有一搭没一搭地和他们说着话。我不管说什么,他们都是那么感兴趣,那么想知道,我怎么能辜负他们呢?

乡村的夜晚静谧而平和,连自己的呼吸声都清晰可闻。坐在床上,眺望窗外:丛生的树木,明亮的池塘,青青的油菜,还有一抹小丘,这多像一幅淡墨的山水画啊。偶尔,传来几声带着金属质感的鸟鸣或者蝈蝈在厨房下的低声吟唱,这宁静的夜是不是更幽深,更辽远了呢?

故乡山川

文/落日

早起,列车已在狭长的河西走廊穿行。

不见了昨晚的荒漠地带,山岭之间铺着丛丛绿色。网络上有说“其实新疆不太远,只是甘肃有点长”,虽然是玩笑话,却也不无道理。在新疆给我最大的感叹是最西边与最东边的人们仿佛永远在过着一个时差造成的各不相干的生活,最北边与最南边有着寒温带和暖温带截然不同的生态气候,那是一个广阔无垠的天地,在巨大的天山四周摇曳生姿。而出了星星峡之后的甘肃顿时变得狭窄无比,倒像是架在中部与西部的一座桥,从西北部的干旱荒芜到东南部的温润葱茏,色调渐变,格调迥异,这样的风格千年来在西进的路上似乎就没有怎么改变过,日久天长后,除了久远的人文、历史传说外,那桥上桥下、桥里桥外、桥头桥尾的风景竟渐渐变得模糊和乏善可陈起来。我一直说不清楚我眼中的甘肃究竟是怎样的模样。

在慢慢亮起的晨光中,我漫无心思的枯坐,看着窗外连绵不绝的山岭。在进入乌鞘岭长达二十公里的隧道的一刹那,清冷的山风带着些许沉闷的尖啸灌满了整个密闭车厢,人们的头发衣角瞬间随风飘动起来,可以感觉到那些赖床的旅人们也被风惊动,本能地扯紧了被角。在某个时刻,我感觉到了从未有过的缺氧反应,我想在那时我的身体和大脑并未完全从一夜的辗转中醒透过来。

八年后再次经过这片地方,似乎唯一的感受就是女儿对于这个隧道的感知,她曾经惊叹于它的长度,它的海拔高度。而我,仿佛已经在日月消磨中淡忘了这里的一个属性,一个一个熟悉的地名仿佛与我已没有什么关系,只是,只是,我曾经熟悉它们。

也许要感谢这互联的世界,手机上不时出现列车路过地的天气,还有移动信号进入本地的欢迎语,我又重生对这里的亲近感,也想起我曾经有过期待再见祁连山大片大片金黄油菜花的愿望。兰州过后,逐渐接近我出生的那个县城,而且被告知是这趟车的一个站点。印象中有很多年很多特快都不在这个县城停靠了,这好似是特意给我的惊喜,八年前路过这儿时是半夜,我没有机会也没有欲望与它相望,今天好像没有什么心理准备似的便要与它迎面相撞。

于是我长时间独自站在了车厢连接处,看着窗外的那个故乡,就像十八岁时经历过的一样。窗玻璃上浮着灰渍、水渍,虽不影响外面景物的清晰,但眼前总有一层略带模糊的隔离,随着快速闪过的一切流动,闪过去的山,闪过去的水,闪过去的田野,闪过去的背着书包的孩子,闪过去的坡路小径,闪过去的我见过叫不出名字的花树……看着,想着,想着母亲说过的山,说过的川,说过的辣椒花椒桃花李花,说过的外婆姨妈表姐舅舅……这些年我慢慢爱听了她讲的她小时她年轻时经历的那些事……都与她的家乡我的故乡有关。

车厢外的故乡可能已经变了,我已认不出它的模样,辨不出它的方向,找不出我曾经生活过的村庄、玩耍过的山野,一切都陌生,一切也还似曾相识,但放眼望去,也看不出有什么惊人的变化,还是有远远近近的山岭,还是有浑浑浊浊时大时小的河流——母亲总强调那是渭河,还是有成片成片绿油油的田野,还有田野间的几间砖瓦房……

唯一没变的,是停靠了仅两分钟的车站,还是老旧的站台,还是那个位置的两扇小小的站门,站门里外零零散散的站着的几个人。说是没变,也只是我的猜测,原因仅仅是因为:熟悉。一种老站台的熟悉的气息。

看着它们,我已无悲无喜,可是无端的想起《故乡山川》,我生命中存留过这样的世界,现在,它杭州癫痫病到哪看好只在我心里。我心中的世界,竟是如此遥远。

车继续驶向天水,山绕着水,水环着山,迤逦婉转,黄河水一路不停歇的流淌向它该去的地方。一路山一路水,遥遥迢迢,我突然感叹,这一路,山高水长。我给母亲打了电话,告诉她,她的家乡很好。

这是她的故乡,我不知道她还会不会回来,只知道,这一走,不知不觉,已离家几千里。

故乡河上麟凤桥

文/晴天小猪

麟凤桥之隽美,让我看到了岁月静好,不离不弃。

桥下浅响的水声来自东边空寂的山谷。溯水而上,可寻源,顺流而下,可乐水。站在桥上,可观岸边田野,春红夏绿;可看脚下荡漾的不回流水;可看鱼游浅底,自由自在;亦可看远处的茂林修竹,菜园青青,鸡鸣狗叫,蜿蜒小路和高高耸立的马头墙。

故乡河上的桥,是一种生活,更是一幅画面。

仙源城南门有座石桥,东门有座木头桥。木头桥经不起每逢春夏河水的频涨泛滥,在汹涌澎湃中不复存在,于是有了这座麟凤桥。这桥,成了徽、宁两府往来要道,曾经也有过车水马龙的喧闹吧。我出生在仙源古城,并在那里生活了十年,小时候从东门跑到西门,又从北门逛到南门,可是却并没有去过东门外的麟凤桥。

我与它相见是在多年后一个夏日的午后,妹妹神秘地对我说你不知道吧,仙源有个麟凤桥,桥下的板石上有石刻的诗句“移杯就溪山,鱼鸟来争酒。呼童分一瓢,化作天边斗”,还有一个可爱的小石像呢,你去了肯定喜欢。我说,咦,你怎么知道这个地方的啦?她害羞地说是男朋友带她去的,原来是一座鹊桥啊!我顿时很好奇同时也很懊恼,怎么早先我没发现呢。

来到它的眼前,一片烟尘茫茫荒野里的“麟凤桥”,似一个精神矍铄、风骨遒劲的仙人桥,石头做的身子高高地横卧在麻川河上,34对石栏杆东西列列,凝目远望。宽阔的桥面正中分明是一条石板街,南北桥头各有一对抱鼓石安详、镇静、温润地端坐在那里。那年的河水很清亮,古朴的五孔石头桥,像一把旧钥匙锁住了这里的山水,锁住了二百多年的光阴。

这座皖南最宽的石板古桥,烟灰色,于我一见如故,顿心生苍凉。因为爱,衍生了无限担忧,怕它石做的身骨会湮灭在沧海桑田,怕三十年河东会变成河西,怕日暮苍山远,更怕天地洪荒。桥北的众乐亭,80年前毁于战火;桥南的石经幢,凝重气派地站在船形石墩上,像是一根定河神针昂立船头,一枚百年前青石刻的纹钱就落在神针脚下。

桥下西边板石上雕刻的旧县令诗句经年后日渐黯淡,刻在深潭边的水牢里的小石像离奇的故事只能到书本里去找寻,美丽的麟凤桥“鱼上树,马骑人”的传说故事流传久远,桥上南来北往的人们都有自己的故事。千年前的仙源古城已繁华落尽,城墙城门早已不在,只有奔流不息的东门河水在为青石桥倾诉这百年的遗憾和孤独。

那日只因多看了它一眼,它的身影就此铺满我的心田。

每当我极目单调的庄稼地,看见小径尽头忽然出现的一座桥,就会穿越时空地想起麟凤桥。

带你去看桥!我满心欢喜地对爱人说。一路上喋喋地说:桥下有板石潭石刻,还有一个奇异石刻的小像!小石像在临水的岩石上此刻或许被淹在水中了,看你可寻得到……麟凤桥就像是我手心里的宝,我的秘藏风景,我张开双手对所爱的人一次次地诉说,一次次地带他们去看桥。

正午的太阳照着麻石桥面,明晃晃地洒了一地的碎金子,耀眼地刺着我的眼睛,石板间的荒草恣意生长着。高跟鞋在桥北端的七音石上哒哒敲击,垫起脚尖,想踏一曲古歌,可是,桥南端水东村的高粱红了,铺开在秋阳深处的田野,引得许多蝴蝶纷飞,南方山区的人少见这大片高粱,桥,度他们奔向那火热的高粱地。

田野阡陌里,蓝天白云下,青山绿水间,这样一座半旧的桥,总是让我无限热爱。可是我的孩儿,她只看了一会儿,就觉得索然无味,年少的她,对这个247年前的古桥毫不在意,就像多年前的我一样。

这座桥,越来越象我儿时的一位老友,温厚地等着我,等着我一次次地到这里倾诉我的我的快乐。这座桥,又象我的一位长者,宽仁地看着我带着爱人到这里叽叽喳喳蹦蹦跳跳。从没有过一座桥,像这座桥,令我魂牵梦绕。

熟悉的山川河流、房屋田地,不知看了多少次,那些景那些人,依然面貌如初。只有长大了,才知道时光并没有把这些故乡的温暖割离,温暖长在了心底,慢慢开出了最美的花。

安放在故乡河上的这座麟凤桥,如此秀逸,深蕴淡出又不染尘埃。石头身骨的纵横与桥下柔软的水波一起在为大地谱曲,那两岸徽州的田野,山川,正是江南小令《天净沙 秋思》的韵律和节奏。我爱此桥,愿于无声处静听桥之歌唱,听春天河水上涨的潺潺流水声,听夏夜萤火虫在河面闪烁如星,听稻田里的虫鸣蛙叫……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wx.kdzez.com  三七文学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