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文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长篇小说 > 正文内容

王长江:关于民主的几点再认识-

来源:三七文学网   时间: 2021-04-05

  【作者按】直到今天,仍然有些人在大谈中国不能推进民主化,理由之一是,中国人的文化素质低。每每看到这些陈词滥调,总感骨鲠在喉,不吐不快。现将我2007年的一篇旧文贴出,供网友参考。 HLMSW.CN

  政治体制改革的核心是发展民主。虽然这些年来我国的民主政治实践在不断向前推进,但是不能不承认,在这个问题上,依然存在不少疑虑。我认为,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因为我们对民主的认识还存在一些误区。在民主和公民文化素质的关系、民主与决策的关系、民主与多党制的关系、民主与西方民主的关系等问题上,都存在这种情况。不走出这些误区,很容易在推动民主发展的问题上裹足不前,或是出现方向性的失误。因此,很有必要对这些问题稍微详细地作一下分析。

  (一)民主和公民文化素质到底是什么关系? WWW.HLMSW.CN 文学网

  有一种观点认为,中国不应“过分强调”民主。常见理由之一,就是认为中国公民文化素质低:中国本来就没有经历过资本主义阶段,公民缺乏民主政治的熏陶,而十三亿人口中又有九亿农民,所以不适合搞民主。甚至有人据此对我国目前推进民主的路径提出质疑,认为推行村民自治是从人口文化素质最低的农村开始搞民主,而不是从文化素质高的人群开始,所以是不科学的、违背规律的。农村出现家族、宗族势力控制选举,出现贿选等不健康现象,都是违背规律带来的后果。

WWW.Hlmsw.cn

  民主和公民文化素质究竟是什么关系?从人类发展史的角度看,把民主和公民文化素质定性为一种正相关关系,这没有错。毕竟,人们的文化水平越高,他们对民主的理解也就越深刻,对待民主就越理性,民主的运行规则就越容易得到遵守。反过来,人们的文化素质越低,实行民主就越困难,实行过程中也最容易发生扭曲。但是,这一道理,只是在宏观的、哲学的层面上管用。就中观和微观层面而言,事实往往表明的是完全相反的状况。

WWW.HLMSW.CN

  仅举中国的情况为例。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时期的农民,文化素质如何?用农民自己的话说,叫做“斗大的字识不了几个”,文盲遍地。毫无疑问,那时农民的文化素质,和当今时代普及义务教育条件下的农民根本不能同日而语。但是,正是在这些我们今天看来完全可归入“最低素质”的人群中,我们党有声有色地搞起了民主选举。1937年5月,中共制定《陕甘宁边区选举条例》,充分考虑到大多数选民文化程度不高的情况,规定选举可以采取多种投票方法:识字多的选民用票选法,识字不多的选民用画圈法、划杠法,完全不识字的选民用投豆法。有些地方还发明了烧香燃洞选举等方法。美国记者史沫特莱到鄂豫边区访问,亲眼见证了人们踊跃参选,用黄豆、蚕豆或绿豆作选票,选出自己中意的候选人的选举盛况。她感叹:“这是比近代英美还要进步的普选!” WWW.HLMSW.CN 文学网

  可见,用文化素质低作为不搞或少搞民主的理由是站不住脚的。文化素质并不决定能不能搞民主。没文化,并不妨碍公民行使自己的权利。反过来,在有文化的人群中间,也不乏不会行使自己民主权利的人。当然,我们不能得出结论说,民主和公民文化素质完全没有关系。必须承认,尽管文化素质不决定有没有民主,但两者的关系却依然是密切的。例如,现代民主制度需要公众的参与。如果公众的文化素质不高,真正的参与便难以实现。如果公众不知道民主所应遵循的基本规则,那么,民主很容易被滥用,带来混乱,造成国家治理宁夏医院能看癫痫病吗的危机。如果公众只知道维护自己的利益而对他人的利益诉求持否定态度,民主就有可能演化为社会冲突,甚至因此而葬送民主。上述这些情况,在许多国家推进民主政治的过程中都出现过。就此而论,在我国出现诸如家族统治、贿选等不健康现象,并不值得大惊小怪。需要明确的是,文化素质不决定该不该搞民主,而只影响民主的水平。高质量的民主,必定以高素质的公民为基础。

  决定能不能推行民主的根本因素,不是别的,而是利益。说到底,民主不是纯粹意识的产物,而是人们基于维护自己利益的需要而产生的政治诉求。正是国家承认人有追求正当利益的权利,才催生了人们的权利意识和民主意识。抽去了利益基础的民主,不但没有任何意义,还会发生扭曲和变形。一个典型的例子是“文化大革命”。不能说毛泽东用民主来遏制日益严重的官僚化的思路不对。但是,在改革开放之前的大部分时间里,受极“左”意识形态的影响,我们把人们对个人利益的正当追求等同于剥削阶级思想,认为这必然导致“党变修、国变色”,并没有给人们提供发展自身利益的空间。因此,严格说来,除却整体利益和共同利益之外,民众的个人利益实际上无法得到体现。即使有些许个人利益,也是被严格限制的,既不能堂而皇之地去追求,更谈不上发展。在这种情况下,“民主”变成了无政府状态的“大民主”,演绎成一场“大动乱”,恐怕有它的必然性。 hlmsw.cn 文学网

  我们今天之所以要把建设社会主义民主政治作为一个根本目标,归根结底是因为我们发展了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承认人对利益的追求,承认人维护自己正当利益的权利,是市场经济发展的根本前提。所以,可以这样说:只要搞市场经济,就一定要发展民主;只要搞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就一定要建设社会主义民主政治。这应该是民主政治的一个基本。 HLMSW.CN

  (二)民主是否能保证决策更科学? hlmsw.cn 文学网

  主张推进中国民主政治的人,往往会举出实行民主的若干好处。在这之中,提高决策的科学性通常都被看作是一条很有说服力的依据。人们往往想当然地认为,民主意味着多数人能参与决策。既然“三个臭皮匠,赛过诸葛亮”,那么毫无疑问,有更多的人参与到决策过程中,决策就总是会更加正确些。从一般意义上讲,这是有道理的。但是,用它来作为必须发展民主的论据,其实非常脆弱。对发展民主持保留意见的人,完全可以使用同样的逻辑,罗列若干在大多数人参与下作出错误决策的案例,来作为不推进民主的理由。 www.hlmsw.cn 文学网

  在很多情况下,决策的正确与否和参加决策人数的多少没有什么关系。人数有时是一种陷阱。比如,需要提出一套防洪方案。如果一边是100个不懂水利的人,另一边是一个懂水利的专家,双方同时提出了两套完全相反的建议,那么,试问到底哪个建议会更科学?历史上有许多例子都表明,真理有时掌握在少数人手里。不错,实行民主提高了使决策正确、科学的几率,但无论如何,民主无法为此提供保证。 WWW.HLMSW.CN 文学网

  或许有人会说,既然民主不能保证决策更科学,那民主岂不成了无用之物?我们的回答是:不。民主是很有用的。但它的用处,不在于保证决策科学、正确,而在于能够降低和化解因决策失误带来的风险。一方面,有多数人的参与,能够最有效地防止发生极端型的决策。例如毛泽东说过,像斯大林那样破坏社会主义法制的事情,在西方资本主义国家不可能发生。这是很有见地的。另一方面,决策是一种运用权力的行为。有多眉山治癫痫到哪家医院好大的权力,就应付多大的责任。如果权力由一个人行使,责任就应当由这一个人来负;如果大多数人参与了权力的行使过程,那么相应地,这大多数就必须承担权力行使可能带来的任何结果。这同样属于常识的范围:老百姓不一定讲得出这些道理,但他们很容易接受这些道理。举个例说:一个很穷的村,财力有限,村支书却决定把所有的钱都花在修路上。在这种情况下,如果修路带来了显著效益,一切都好说;如果带来的效益不明显,村民就会不满意;如果没有什么效益,就很可能会出现告状、上访。但如果反过来,修路是全村多数人共同决定的,那么,即使是修了一条毫无用处的路,甚至修到一半停了下来,恐怕也没有人会去上访。道理很简单:因为他们自己参与决定了这件事情。

WWW.HLMSW.CN

  科学决策意味着有效决策:既有效率,又有效益。既然民主不一定保证科学决策,我们就同样不能简单地把民主和效率联系起来,似乎民主制度比其他制度更有效率。从民主能够降低决策失误的风险这个角度讲,这有一定的道理。因为从整个发展的历史长河看,即使发展得慢些,过程中出现的曲折和失误越少,总体上也越能保持较高的效率和效益。但是,如果因此把民主和效率相提并论,甚至进而认为民主应当保证效率,那就片面了。恰恰相反,民主和效率存在一定的矛盾,有时会影响效率,甚至以牺牲效率为代价。民主需要人们之间意见的交流,因此总是要花去更多的时间;民主需要人们各自从自己的立场上妥协,因此需要反复协商;民主是要追求公众最大程度的认可,因此认可度的高低会影响决策执行的力度;等等。我们应当树立这样的观念:民主不是万能的,尤其不是用来解决效率问题的。民主解决的是执政的合法性,而执政的效率,或者说执政的科学性,要靠运用市场机制和改革政治体制来解决。 WWW.HLMSW.CN 文学网

  既然民主不能保证决策的科学性、正确性,那么很显然,我们就不能把决策是否科学、正确用来作为衡量民主的标准,特别是不能作为该不该发展民主的论据。否则,我们就会陷入决策正确时就说民主好、决策有误时就否定民主的迷惘之中。

  (三)多党制是不是民主发展的必然结果?

www.hlmsw.cn 文学网

  关于民主的另一种说法是:民主既然建立在利益的基础上,社会就必然分化为不同的利益群体;如果发展民主,就意味着这些群体都有表达自己利益的机会,其结果,就是这些群体纷纷建立自己的政党,民主也就必然演化为政党间的竞争。所以,多党制是发展民主的必然归宿。这一说法的逻辑结论是:中国不能搞民主,搞民主只能导致共产党丧失领导地位和执政地位。抱着这样的观点看问题,自然会对各种发展民主的尝试忧心忡忡。 WWW.HLMSW.CN 文学网

  民主和多党制究竟是什么关系?这是我们必须弄清楚的问题。毋庸讳言,在西方模式中,民主确实是和多党制联系在一起的。各个政党在选举中进行竞争,通过争夺选票,获得执政权,是西方民主的一大景观。但是,由此认为民主必然导致多党制,在逻辑上却经不住推敲。因为这一逻辑的支撑点是:政党代表特定的社会阶级(或阶层、集团、群体);各社会阶级(或阶层、集团、群体)的利益不同,所以只能由不同的政党来代表;社会阶层越来越多元化,因此政治体制必然体现为多元化。这种把政党和社会阶级简单对应的思维是不符合实际的。

hlmsw.cn 文学网

  在实践中我们看到,政党和阶级(阶层、集团、群体)之间呈现癫痫病可以治吗?的是多样化的组合。并非一个政党只代表一个阶级,也并非一个阶级只有一个政党来代表。有时一个政党代表多个阶级,甚至有可能把社会上的各主要阶级、阶层和集团都囊括进来。例如有70年执政历史的墨西哥革命制度党,就是把工人、农民、有产者、士兵都纳入自己的队伍。在另一种情况下,则可能有好几个政党都代表一个阶级。例如,在工人阶级、资产阶级内部,都曾经出现过两个或两个以上政党同时存在、平分秋色的状况。考察政党政治史,反倒是一个政党就代表一个阶级的情况比较罕见。 www.hlmsw.cn 文学网

  出现这种情况的原因自然很复杂,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政党以取得政权为目的,而取得政权的一个前提条件是获得社会多数的支持。所以,政党通常会尽最大限度地扩大自己的社会基础,而不会为了保持自己的所谓“纯洁性”便听任自己离权力中心越来越远。在当代社会分层前所未有地多元化的背景下,能不能反映更多社会阶层的利益,甚至已经成了关系政党盛衰兴亡的大问题。事实无可辩驳地证明,政党所能表达的利益面越宽,它的基础就越强大;代表的利益面越狭窄,它的影响力就越小。政党力求扩大自己代表性的倾向,造成了西方所谓“包容性政党”(有学者译为“全方位政党”)的出现。我们尽可以批判“全民党”的观点,但我们确实无法得出社会分层多元化必然产生多党制的结论。多元化的社会阶层要求比以往更加宽广、更加通畅的表达渠道。一种政党体制是否立得住,取决于它能不能适应这种要求。即使是多党制,如果不能为民众提供足够的渠道,同样会面临危机;反过来,如果能够满足这种要求,一党制又有何不可?

HLMSW.CN 文学网

  所以,发展民主并不必然导致多党制。一党制条件下同样可以发展民主。

  与此相联系的另一个问题是:在一党制的条件下,会不会出现执政党自身派别化的趋势?民主意味着让民众在不同的人和主张之间进行选择,这就导致各种持不同主张的人物之间的竞争,于是派别的产生便有了可能。这种观点,有一定道理。在以往社会阶级紧张对立的条件下,各种观点、主张之争实际上是阶级斗争的表现。因此,观点、主张和在此基础上形成的纲领都带有很浓厚的阶级色彩。问题在于,时代发生了变化。在当今世界,社会阶层高度多元化,同时相互之间的界限日益模糊。正是这种情况的出现,使得所有影响力强大的政党都不再是意识形态上非此即彼、鲜明对立的格局,而是关注更加实际的发展问题。例如,过去左翼总是站在支持计划经济的立场上,右翼总是站在主张市场经济的立场上,左翼总是强调公平,右翼总是强调保护个人积极性,两者可说是泾渭分明。现在的情况则是,几乎所有的政党都在探讨如何实现计划和市场的结合,公平和效率如何兼顾。彼此对立的政治纲领只能招致公众的反感,失去支持。事实上,已经不存在任何一种能够贯穿始终的、只适合于一类政党、而不适合于其他政党的主张和纲领。政党之间尚且如此,一个政党内部个人之间的竞争更没有这种对立的必然性(人为的因素除外)。在共产党这类组织严密的政党内部,只要制度建设跟得上,派别现象完全可以有效地得到防止。当然,需要指出的另一点是,再不能像过去一样,把任何不同观点之间的争论都归到派别斗争中去。这是十分有害的。

HLMSW.CN

  (四)发展民主是否等于搞西方民主?

  从理论上说,民主是人类政治文明的共同结晶,不属于哪个阶级。套用邓小平的语言风格来表达,就是“资本主义可以用,社会主义也可以用”。但是,当真正在实践中推行民主时,我们却发现,我们要做的,有许多是西方人已经做过的;我们极力主张探索有中国自治癫痫病专家己特色的东西,摸索来摸索去,有许多还是跳不出西方人已经得出的结论。因此,在实践中,“民主”和“西方民主”很容易浑在一起。事实上,已经有人把村民自治、直选等统统归结为“在搞西方民主”了。抱着这种态度,自然对当前我国的民主进程是充满怀疑的。

  民主之所以往往被和“西方民主”混同起来,很大程度上是由“人类文明”的特性决定的。人类文明属于全人类,其中反映的规律不只适用于一个民族和国家,而是具有普适性。但是,说人类文明是全人类创造的,并不等于说,各个民族和国家对这一文明在同样的时期、同样的阶段、同样的地域都有同等的贡献。恰恰相反,虽然总体上说大家都有贡献,在不同时期、不同地域,却存在贡献上的差别,或说“贡献率”不同。有的民族和国家在这一时期贡献得多些,在另一时期少些;有的则在这一时期少些,在另一时期多些。于是就出现了这样的情况:在某种特定内容的文明中,可能更明显地带有某个民族或国家的色彩。例如,讲到古代文明,人们会更多地想到古罗马、希腊、中国和巴比伦,而不是美国;讲到佛学,人们会更多地想到印度,而不是非洲;等等。但是,如果把这种“色彩”等同于性质,以“色彩”来定性,那就大错特错了。我们不能讲古代文明只有四大文明,也不能讲佛教只属于印度。那会是非常片面的。 WWW.HLMSW.CN

  民主问题亦是如此。民主作为政治文明的重要成果,属于全人类所有。但是我们不能不看到,客观地讲,西方资本主义国家对这一文明的贡献要多一些。原因不复杂:西方国家首先打破了封建制度的束缚,张扬人性,给人自由,从而确立了人的主体意识。有了这种主体意识,“当家作主”就成了一种必然要求,民主制度也就在此基础上建立起来了。相比之下,在其他国家,特别是在中国,长期闭关锁国的封建统治使得国家与世隔绝,墨守成规、故步自封,没有为民主的发展提供土壤。在这种情况下,在“民主”这个“人类政治文明的共同成果”里面,西方的色彩更多些,完全可以理解。重要的是,绝对不能因这种“色彩”而把关于民主的什么东西都看作是“西方的”,将它们拒之门外。对于一个需要博采众长、急起直追来发展自己的民族来说,因噎废食实在是不明智、非理性的做法。

  不能由此得出结论说,不需要把民主和“西方民主”区分开来。划清两者的界限,不照搬照抄西方政治模式,是我们发展民主的基本原则。问题的要害,恐怕在于如何区分。我以为,从西方民主发展史的角度看,有两个因素为当代西方民主制度提供了最基本的支撑。其一是市场经济。市场经济立足人的主体地位,以人对利益的追求为出发点,发展出一套经济体制,在此基础上形成了与之适应的民主政治体制。其二是西方文化。虽然从本源上看,文化也是由经济决定的,但是,影响文化生成的不仅仅是经济,还有传统、习俗、生活方式等等更多更为复杂的原因。文化一旦形成,就有相对独立性,独立地影响着民族和国家的发展方向和路径。从一定意义上说,是文化的不同导致了各民族和国家之间的差异。

www.hlmsw.cn 文学网

  这两个因素,为我们提供了区分民主和“西方民主”的基本尺度。由市场经济的要求而产生的民主形式和民主内容,是民主的普适性部分。只要发展市场经济,就不可避免地要接纳这一部分,哪怕这些东西的西方“色彩”很明显。由西方文化而产生的民主形式和民主内容,则属于“西方特色”的部分,我们最多只需要研究西方各国在把民主的基本要求和它们本国的历史、传统等相结合的经验,从中发现规律性,而无须任何模仿和效法。

  [作者:中共中央党校党建教研部主任、教授、博士生导师 ]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wx.kdzez.com  三七文学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