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文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长篇小说 > 正文内容

我把青春献给你-

来源:三七文学网   时间: 2021-04-05

默默地守候在不知名的角落,是对爱情最执着的表达方式。然后能和自己想爱的人相守到老,就是一个女人最大的幸福。

——题记

上世纪90年代末,QQ开始流行的时候,安雅和唐晓逸如同许多年轻的男女一样,如雨后春笋般接受着新事物,都进行了注册。

而且,安雅注册了两个,密码都是一样的。这是她的习惯。

夏花是她的发小,两个人从小在一起就是这样,不分彼此,任何东西都要同时拥有。

用安雅自己的话说:“我老爸是先富起来的一代。” 但是,夏花家境一般。安雅从小就对她说:“亲爱的,没钱了开口啊,我有的是钱。”夏花乐呵呵地听着,欣然接受,不止一次对着京城那无数的城门发誓到:“我夏花有可能的话,把我心爱的男人都让给安雅。”嬉笑怒骂,伴着京城的发展,两个不谙世事的小姑娘已女大十八变成了大姑娘。

当夏花拿到安雅给她的QQ号码时,很是惊喜。回家第一件事情就是安装、登录。但是里面只有一个陌生人,那是安雅第一次登录时随便查找加的。毕竟新鲜,夏花整夜精力充沛地和这个陌生人聊天。经过几夜千篇一律调查户口式的盘问后,夏花就决定要见这个陌生人。但是没定时间,只是在QQ上留言说:“我想好了给你发信息。”

正如大家猜到的,和许许多多三角恋爱的故事一样,这个陌生人正是唐晓逸。有名的京城富少。上学时学习棒,工作也不错,首次炒股竟然能赚三百万,并且风流成性,这都是后话。

周末,安雅像往常一样,带着一大包零食去夏花的小卧室过周末。和众多闺蜜一样,那间小屋藏着她们少女时代众多的秘密,一直到了奔三的年龄。当然,最多的还是和学校女生宿舍一样,谈论最多的是关于男生的话题。

在夏花家里,安雅和自己家一样,随意。她又像往常一样主动开了电脑。看到桌面上的小企鹅时,安雅至今不感觉癫癫要发作自己怎么办知道为什么当时会有那样的念头,想登录看看夏花在和哪些人聊天。惊讶的是她居然登录上去了,并且还是那一个貌似是自己随意添加的陌生人。鬼使神差地打开了聊天记录,她知道了来龙去脉。并留言:“今晚金水桥旁见。电话:***”

网络的那端,唐晓逸的印象里夏花该是一个活泼俏皮的姑娘,他并不在意,更何况身边的女孩儿多的是,反正自己有的是钱,都能摆平。

但是,事实上,偶然就是在不经意间产生了必然。那一晚的相见,所有的爱恨情仇全在一瞬间爆发,并绵延数年,直至这两个女孩儿和这一个男孩儿步入而立之年。那些开在青春里的花儿,独自开放并默默地凋零。几番折磨后,才知道自己该回到深情的原点,那里才是自己该停留的地方。

他们都是相信一见钟情的苗子,安雅看着面前这个瘦高帅气的男孩儿说:这才是男人!而唐晓逸则问自己:还有这么文静的女孩儿?因为他的身边全是小燕子似的女孩儿,吵闹不休。那种清爽恬淡的气质立即抓住了他的眼球。

记得,唐晓逸讲到这里的时候说到:“这就是一见钟情,不管你信不信。”“所以,我玩儿了这么多年后,心底里还是这个女孩儿,我告诉自己必须回来。”

我沉默,很多时候,他们都知道,沉默表示我同意,表示我尊敬。对于爱情思考执着的人我尊重。其实,我想告诉他,我更尊重的是安雅,这个沉默了十年的女子。女人的一生,有几个十年啊?!

当然,每个人都不会看着时光从眼前白白溜过,最简单最直接的努力还是会做的,不管是否有效。且不说动机如何,因为在爱情里,每个人都是自私的,每个人都是。所以,之后安雅的举动实在可以理解。

安雅对唐晓逸说:“今后咱们直接电话联系,不许上QQ。”唐晓逸答应的挺爽快。回家后还是抑制不住的兴奋,立即登录了。当然,夏花早已守在那里,对今晚发生的一切毫不知情。

癫痫病的专科医院>还像原来一样聊着,开着玩笑。爱情里女人的记忆力总是很好,总是很感性,但是,那份理性也是不容小觑的。她认真的敲着:我想见你!唐晓逸开心地写到:不是刚见面吗?

一切真相大白。夏花半夜去到安雅家里,失去理智似的敲着铁皮防盗门,把邻居们都吵醒了。见了面,就是一个耳光,接着是两个字:无耻!

安雅很镇静地说到:“进来吧。”这并不意外,她知道,夏花一定会这样做。从小到大,什么东西都可以共享,只有这次不可以。但是,接下来夏花所作的一切,安雅几年后才懂得。

一见钟情似的恋情热度猛然间陡涨,但是跌落的也快。安雅和唐晓逸如同所有的恋人一样,压马路、逛商场……这样的日子,不是对新事物敏感度极高的唐晓逸能接受的,很快厌倦了。

一个午后,他们又像往常的周末一样,酒吧里借着昏暗的灯光放肆摇摆,暧昧的气息充斥着房间的每个角落。灯光熄灭的瞬间,T台上刹那间激情四射,一个浓妆艳抹的女孩儿跳起了及其性感的钢管舞。安雅张大嘴巴不敢吱声儿,他看清楚了,那是夏花。意外的事情是接下来的一幕,唐晓逸冲上台把夏花抱了下来。狂乱的人群中,他们忘我地亲吻。安雅忘记了自己是怎么从三里屯走回家的,只是唐晓逸那句“我们早就在一起了”像机床发出的声音一样刺耳,眼前浮现的是夏花那充满恨意的眼神,还略带着一丝不屑。安雅躺在床上苦思冥想。

第二天,安雅对唐晓逸说:“我等你回来。”而唐晓逸头也没回地消失在霓虹深处,有东西潮湿了安雅的眼角。

千禧年,安雅和众多市民走向长安街观看烟花,瞬间爆发瞬间消失,那短暂的美丽让安雅想起自己和唐晓逸的恋情。记得,刚刚在一起的时候,唐晓逸摸着安雅的头发,认真地说:“千禧年的夜晚,咱们一起看烟花。”可是,现在,唐晓逸你在哪里呢?诺言我遵守了,你呢?

独自走在这条喧嚣的街道,看着无数的脑手术后容易得癫痫病吗恋人和自己一起度过千年之夜,心里的滋味用失落是表达不全面的。前门,她听到了熟悉的声音,是他们,唐晓逸和夏花,还有另外一群人,他们在这里看烟花,欢呼雀跃。她至今都忘不了那晚夏花幸福的笑容还有那句“我们要结婚了”。

痛是一定的,但是安雅说:“只有我是唐晓逸的,总会的。我是安雅,他是唐晓逸,合在一起是安逸。只有我!”

天亮后,一切都恢复平静。

每个周末的中午,安雅会如如同恋爱时一样快乐地走向唐晓逸的公寓,给他整理房间,把脏乱的衣物归整到位,并把冰箱塞得满满的。很多次,在洗手间都看到了不同的女人留在这里的内衣和头发。也有很多次,被唐晓逸逮了个正着,咆哮着说“滚”。

而这一切,安雅只是接受。唯一能做的是坚持来,每个周末都来。

她说,男人是孩子,贪玩,玩的累了就会回来。

她不知道,她人生最美丽的十年就是在这样的煎熬中过去了。

唐晓逸依然换着女人,没有女人的时候还是和夏花在一起。后来798的艺术区建成以后,他们经常到那里,借着行为艺术的名义放纵着,堕落着。天知道,他唐晓逸花掉了老爸的多少积蓄。而自己炒股赚的三百万也花在了那些妖艳招摇的女人身上。

安雅以为,唐晓逸应该是爱着夏花的,要不怎么会花那么多钱给她买LV、CHANEL,甚至更多是自己叫不上名字来的品牌。

她不知道,她这个判断是错误的。是夏花,她的报复心理在作祟,她有本事让男人为她花钱,她说喜欢看别的女人嫉妒憎恨的眼光,那里充溢了太多的快感。一旦男人没钱了,一切都goodbye。这,正是唐晓逸的结局。

公元2009年9月9日,看着电视上排队领结婚证的无数恋人,安雅独自走向中山公园,她和唐晓逸恋爱时常去的那棵树下,安雅回忆着十年来的一幕幕,如同电影。癫痫能否根治不自觉走向了唐晓逸的公寓。她要把自己十年来的委屈告诉这个自己深爱的男人。

熟悉的寓所门口,站着披头散发的夏花,蔑视着门口这个陌生得像外星人一样的安雅。

安雅转身,夏花说到:“让给你了,我压根就不喜欢他。你知道什么叫做报复吗?”“明天我就走了,移居加拿大。”

“报复完你的心里好点了么?”并伸手,她想抚摸夏花的脸,就像学生时代,她把她当成自己的亲妹妹。“我得了子宫肌瘤,我也不会和他在一起,你别走,留下来。”说完,安雅消失在夜幕中,她没有回家,独自走向了长安街。长安街呀长安街,倾听了安雅多少知心话,开心的、痛苦的、悲伤的……你是我青春的见证人,你是我爱情的归宿,短暂的归宿。

首都国际机场,三号航站楼,安雅躲在靠近安检口的一个广告牌背后,目送夏花消失在入口拐弯处。她不知道,那时候为什么流眼泪,止不住地流,擦都擦不过来。是为三个人逝去的青春?还是为夏花?还是为自己十年来的守候?是什么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她还爱着,爱着夏花,爱着唐晓逸。

一刻钟后,广播里传来“停止检票”的声音,安雅疾速奔向出口,抬头,直至那班飞机消失不见。

她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

“走吧,咱们领证去!”是他,是他唐晓逸。

幸福真的降临时,还真是手足无措,大脑一片空白。

他们清晰地听到医生说:“这个不妨碍怀孕,只要按照医生的指导做就可以了。”安雅喜极而泣,唐晓逸是多么喜欢孩子呀,听到这个消息时能不开心吗?

昨天早晨,我站在高架桥旁边的站台上,看着小草披上霜花后被太阳映照的光芒时,说:“新的一天又来到了,真美!”然后收到了唐晓逸发来的信息:“母子平安,是个女孩儿。”我不知道说什么好,只是机械地回了个简短的“祝贺”。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wx.kdzez.com  三七文学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