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文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短文学 > 正文内容

臭妮_散文网

来源:三七文学网   时间: 2021-08-28

臭 妮

大年初五,深,四处寂静,刁老憨家门缝里还透着光。隐隐约约能听到屋子里刁老憨的妻子甄俊英啜泣。屋子里散发出一些腐臭的味道,整个节准备的菜,牛肉、猪头、大鱼、钎子、滑鸡……蒸了再蒸,煮了再煮,就是没有有人吃,这个春节的气温又出奇的高,这些菜都坏掉了。甄俊英让刁老憨趁着把这些菜倒进村后的枯井里。这一切都是因为刁老憨的女儿臭妮在年初四离家出走了。

臭妮是刁老憨的第三个女儿,不有三,无后为大。在农村,如果家里没有男孩就认为是绝后。甄俊英生了两个女儿,刁老憨还不甘心又把希望寄托在第三个身上,结果又是,夫妻俩很失望,生下来就取名臭妮。

因为常年为了生儿子刁老汉就像打游击一样,带着妻子女儿,四处躲藏,家早已不成为其家了,更是苦不堪言,臭妮生下来送给了甄俊英的大姐喂养。一直到了刁老憨的第四个孩子蛋蛋8岁的时候,才把臭妮接回家。

转眼间,臭妮已经读了高中,虽然名字难听,可是却长得出落大方,聪慧可人,在学校里品学兼优,还是学校里的校花。深得师生的青睐。然而就是这样一位才貌双全的女孩,在高一时开学的第一天悄悄地离开了她不舍的校园。当发现她书本里留给师生和的信笺时,再也寻不着她的影迹,只知道她为了家里重病的能治病、为了姐弟能读书,她毅然选择了放弃的学业,外出打工。只可惜她的善解人意,良苦用心,不辞而别,让师生们不禁扼腕叹息,让她的父母不已。不管怎样她意已决,不再回头。连一个远方的地址也不留下,谁知道她会飘向何方?谁知道她会遇到什么挫折?毕竟她还这么小,能经受住磨难吗?无尽的和时刻缠绕着刁老汉和甄俊英,只有在家里苦苦的臭妮的音信。

在臭妮离开家半年的一天,阳光明媚,风轻云淡,甄俊英正宜昌癫痫医院有几个在做手工,院子里的雀叽叽喳喳叫个不停。不一会镇上的邮递员小程来了,甄俊英感到莫名其妙,小程的摩托车还没有停稳,面带微笑的喊,甄大姐,您的汇款单,七千元,张家港的。甄俊英还没有反应过来,邮递员小程已把汇款单交到甄俊英的手里。甄俊英的手颤抖着。定睛一看,顿时眼泪就来了,滴落在手上的汇款单上。原来这汇款单正是臭妮寄来的。甄俊英抹抹眼泪,赶紧把这个好消息告诉给有病卧床的丈夫,咱家臭妮有音信了。在张家港东方纺织厂,刁老憨听到消息精神倍增,好像多年的疾病就要痊愈一样。毕竟压在他们心底的石头总算落地了,孩子总算有了着落。甄俊英高兴了一阵子,又看了看手上的汇款单,脸又沉了下来,就像圆鼓鼓的气球漏了气一样。毕竟孩子正是读书年龄,却因为家庭的拖累,失去了求学的机会。内心充满了歉疚和不安。此后的日子臭妮也向家里通过几次电话,问候平安,每次通电话父母要她回来继续读书,可是臭妮怎么也不同意。( 网:www.sanwen.net )

一晃五年了,因为有臭妮的经济支持,父亲的病得到了很好的医治,家里的经济也得到了好转。只是臭妮的花样年华伴随着纺织场作坊里的劳作溜走了,恰如那东去的流水,怎么也不能回头了。臭妮也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

在臭妮二十一岁那年天,这个出奇的冷,也没有,也没有风,也没有,只是冷,不像一个正常的冬天,南方很多工厂也因为效益不好及早就停了产,臭妮和着打工者拥挤的人潮,回家过年。回到家里一家人欢天喜地,别提多了。臭妮回到家又是给父母买衣服,又是给家里添家电,又是走亲访友。邻居们都羡慕刁家出了一个好闺女,又漂亮,又懂事。都争着要给她说婆家成都治疗癫痫哪里好。乡里现在外出打工的多了,的,介绍对象的都利用春节前后这个好时节。给臭妮提亲的还真不少。可是不知道什么原因,臭妮就是不愿意见。父母也是很着急,毕竟男大当婚,女大当嫁。在父母的催促之下见了两个,也都是应付,根本没有把这事放在心上。臭妮总是说现在还不是时候,再干两年挣两年钱再说。

说媒提亲的事臭妮不愿意,父母也没有办法。可是父母也隐约感觉到了什么。只是臭妮不说,父母也不好开口问。最终甄俊英还是存不住气了,一天,臭妮接了一个电话非要避开父母,甄俊英借机问:“妮啦,谁的电话,还跑一边接去,你是不是在厂子里遇到合适的,谈恋了。”臭妮沉默了。臭妮的沉默,让甄俊英什么都明白了。“告诉妈,哪儿的,长的怎么样,脾性好不好,说给听听,妈给你参谋参谋。”臭妮还是沉默。一副愁苦的样子。好像霜打的茄子,没有精神。见此情景,妈妈也没逼着问。

接下来的日子,烦闷压抑着臭妮。因为那天避开妈妈接的那个电话,正是臭妮的男打来的,男朋友正要趁着春节来臭妮家见见未来的岳父、、谈谈他们的婚事,臭妮死活没有同意。因为她的男朋友是云南黑水沟的,离我们这儿四千多里,家里特别穷,家里弟兄五个,排行老五,长得又黑又丑,个子又矮,臭妮穿着平底鞋比他还高半头,脸瘦长,头上头发很少,额头明显向前突出,二十六岁的年纪看起来却像四十多的老男人。这样的事实臭妮如何向父母开口。拖,一拖再拖,臭妮只有这样。

大年三十,从早晨开始就飘起了雪,越下越大,好像整个冬天积蓄雪,都要下来似的。但是丝毫掩饰不住过年的喜气,四处鞭炮声响个不停,孩子们穿上了新衣服满村子跑,人,有的张罗做团圆饭,有的相邀聚会喝酒打牌,老人们也三五成群,闲叙家常。臭妮家也充满了温馨,父亲和弟弟忙着扫雪,把院子打郑州比较有效的癫痫医院扫的干干净净,臭妮和妈妈正在包饺子。一切都是喜庆盈门的感觉。不觉时,一辆面的出租车停在了刁老憨家的门口。刁老憨感到奇怪,家里会不会有什么客人,是不是停错了地方,再看看车里的人也是生人,转身又回到院子里了。刁老憨刚走进屋里,就听到有人喊,臭妮,臭妮,是臭妮家吗?这声音对臭妮来说实在熟悉不过了,是他的声音,一定是他,她又不自己的耳朵。兴奋中,怀疑中,正在包饺子臭妮和妈妈,听到喊声出来探个究竟,这位不速之客已进入院中。臭妮惊讶了,果真是他。“你怎么来了?”“他是谁?”甄俊英问。臭妮还没有回答,客人满口方言连声说:婶婶,我是臭妮的朋友,也在纺纱厂,我叫圣男?面对眼前这位丑陋的“老男人”,甄俊英怎么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是吗?我怎么没有听俺家臭妮说过,不可能,你哪能配得上俺家臭妮,你认错门了吧?走,走,走,赶紧走,真晦气,大年三十哪来一个神经病?事已至此,臭妮不得不承认。就央求妈妈:“他真是我的男朋友,既然来了,就先住下,有话咱再慢慢说。”“没有什么好说的,必须得走,再不走,我就得放狗撵人。”言语间刁老憨也看清了圣男的形象,心里虽然不满意,看在女儿难为情的样子,也劝着说“孩子,既然来了,就屋里坐着说话吧。”“不行,我说不行就不行”甄俊英说着就嚎啕大哭起来“我们家是是造了哪门子孽,能来这样一个怪物,我不能活了……”四邻听到吵闹声,都赶来探个究竟,一,满院子都是人,就像看马戏的一样,这下子,甄俊英更觉丢人,哭声越来越大,圣男怎么劝也没有用,众邻居也隔着劝说,不管怎么劝,甄俊英就是不能接受眼前的事实,哭着闹着,仰倒在地上,此情此景,臭妮心如刀绞,不禁泪如泉涌。不得不劝说圣男先回去。这个怀揣甜蜜想的男孩,不远数千里追寻,只有失望而归,大年三十,他该走向何方?臭妮望着圣男转身走进飞舞的武汉中际癫痫医院特邀北京友谊医院陈葵博士来院会诊雪花中,久久没有回过神来,他,竟头也没有回。

三十的雪,一直下到晚上,甄俊英还在气头上,一家人也没有吃上团圆饭,臭妮更是闷闷不乐。臭妮怎么想妈妈解释也没有用。“他长得丑且家里穷且不说不说,你嫁这么远,我以后还有这闺女吗?我不白养你了?你大姐不就是例子吗,自从出外打工被那个负心地男人拐走以后,回来过吗?你二姐,上好了学也远走高飞了,你再走了,你说我还能活吗?大年三十别人都在举杯共饮阖家团圆,而刁老憨一家却沉浸在无尽烦恼之中。

雪后天大晴,新的一年开始了,奇怪的是正春寒料峭的时候,天气却又热的像阳春三月,着实让人焦躁不安。甄俊英做出了两个果断的决定,一是臭妮不能出去打工了,在家里哪儿也不能去。一方面托亲戚,找朋友给臭妮介绍对象。这两项决定对本来就心烦意乱臭妮犹如伤口上撒了一把盐,更加难忍。她着自己多年来的,因为重男轻女,自己生下来就没有人管,连个好听的名字也没有,几乎没有享受过?这些年为了支撑这个家庭放弃学业外地出打工,受过多少委屈,受过多少苦,有谁知道?超强枯燥的劳动,老板的严酷。在热闹非凡的城市,属于自己的除了做工还有什么?圣男如父亲一样的关爱,是上帝的赐予,还是孽缘。臭妮越想越觉得委屈。正月初四,刁老憨家后院有结婚办喜事的,刁老憨和甄俊英都去帮忙去了。臭妮告诉弟弟说去一趟镇上。谁知臭妮这一走,就没有了音信。臭妮的父母找到臭妮原来的厂子,厂里臭妮的工友说春节过后,她和圣男分手以后就都辞工了,不知道去了哪里。

张家港寻女未果之后没有多久,刁老憨旧病复发,卧床不起,不久含恨离世。甄俊英久郁成疾,竟然疯了。

萧县官桥镇中心学校 刘小龙

首发散文网: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wx.kdzez.com  三七文学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