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文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诗歌大全 > 正文内容

挥不去的纯真_散文网

来源:三七文学网   时间: 2021-08-28

我终于摆脱了每年都要交借读费的学生世道,可以正正规规的做个纯学校学生了。从今后开始,老师说,我们的命运是的所以一定要把握好,以后的未来的的希冀的好日子都是自己一手造就的,老师说完这些我就觉得我肯定很伟大,可以做这么多的事情。

高中和我想象的没什么两样,因为之前同乡的姐姐在那上学,所以无意间混进去几次,到了之后觉得到了熟地一样。

直到我现在的,我还是特别的,那个破地方,设计不好的教学楼,还有破厕所,破宿舍,想的我都有点想哭,特别的强烈。明明很讨厌那个地方的,现在不知道为什么总是很。

不知道餐厅那个经常给我们多加菜的阿姨还在不在,阿姨心地善良,每次看见我们在操场上训练的很累去吃饭,总是给我们多加一点,还劝我们多吃点才有力气训练。

“我女儿也是学体育的,考上大学已经一年了,正好比你们大一岁呢?”阿姨总是很骄傲自己的女儿。在这里,每个人都会让我们好好努力,我坐在破座位上的时候,铺着一张咯咯巴巴的作业本,在破桌子上写字,我写的只是英文,我特别喜欢的,以至于我的成绩偏的很厉害,每次考试数学都要不及格。( 网:www.sanwen.net )

其实我还想考数学不及格,还想在破桌子上写字,还想对着黑漆漆的黑板发呆,其实我真的还想被老师骂,被罚站,被罚抄作业、、、、、、可是,这些我再也回不去了。

开学第一天,我走到大门口,在那几张红纸上搜寻自己的名字,我眼睛都看的酸了才找到自己的位置,然后拖着一堆破行李去报到,高一**班。

我去的太晚了,宿舍里已经恭候了新同学,我不得已在一个破床上落下了自己的小地方。我知道自己在这不会太长,因为我们还要分班,还要分文理。我在这里认识了很多有历史的人物,不切实际的,一不小心又遇到了初中的同学,一不小心又分到了一个班级,但是那是个学习很好的乖,和我并不聊得很开。

过了几天我们的关系熟悉了之后,便开始大谈,说话不再检点。人人的毛病都开始暴漏了,原来不是淑女,其实第一印象真的会坑死很多人的,就像我来说,宿舍的小妹没过几天聊天的时候夸我:“葵,你刚来的时候我看你穿了白色的裤子,一个西瓜红的衬衫,剪了短发,我看见你真的很漂亮,但是就觉得你是一个美女。”我当是都呆了,这样的夸赞我真的是很少听见的,自从她这样夸完后,我就觉得那小很,我们做了很好的。

有一次班主任把我和她调到一个位置,我们又成为了同桌。

我不老实的毛病又犯了,认识了几个历史很强的,后来她们因为不切实际的东西闹翻了,我是中立的,没有办法说话,于是我就独立了。我不知道她是故意挑开我们的关系还是有什么原因。总之,我信了,从此我学会了敷衍,对着我们是很好的朋友,到最后,我觉得现实中一点都不真实。

如果一切都是在我的预料之中的话,我就不会那么了。

我看到我眼前的女孩内心藏着的东西若隐若现,像是的烈日那样的刺眼,让人不敢直视。姑且把她当做路人甲,我是乙,另一个是丙。她所说的是我和丙的关系,我搞不清楚是不是她故意捏造的,总之呢,我很,我就知道这些了,其余的真想什么都忘记。

那天我们在路边一起去教室,遇见了丙,我对着丙笑了笑没有说话。然后路人甲说话了:“你知道吗,她曾说过你和她的关系只是酒肉朋友,或者只是杯水的关系。”癫痫病大发作能治疗吗p>

“哦”我不想多说话,这一向是我的特点,我不对那些无聊的伤心话感兴趣。

这到底是不是丙说过的话,现在不是在演谍战片,我没必要去侦探出来它的真假,我真心的不希望是真的。

然后,我还是依然和甲在一起,因为我们两个离得近一点,也许仅仅只是这个理由吧!她还是很会花钱,因为家里很有钱,所以肆无忌惮的花。很健谈,从小就跟着跑了很多个城市,到现在为止我还是没有搞清楚她的家到底在哪里,因为太多了,所以我不清楚。很会打扮,身边有很多男生,经常有礼物收。很会喝酒,我和她学会的喝酒。

我和丙不怎么联系了,她请假回家呆了很久。可能是不想见到甲的缘故,也许分班是她的心愿,我们很快就分班了,文理不再合一,我鬼使神差的选择了理科,我是看见文科一直要背书,我懒得背才选择了理科的缘故了。

一个人的选择,有时候看着不起眼,也会影响她的一生吧!

甲和丙都选择了文科,丙劝我还是选择文科吧,我也知道自己偏向文科,我不是那种很有逻辑的女孩,我的性格不是蓝色系列的,不会思考,不够逻辑,数学严重的偏科。

丙有了新的好朋友,我们不再去玩躲躲闪闪的小性子,开始新的学习。

理科班的男生出奇的多,寥寥无几,少的可怜。学了几天后真心的觉得理科真的不适合我,和朋友参加了体育队。

我和我们班的男生并不熟,有的我记得三年来也就只说了一句话,我每天都在操场上疯,少了很多和我们班的同学一起玩,但是我们体育队的一直很好,人家都说:“患难朋友”我们是因为经常在一起受苦所以很珍惜,高中时代正是学习很紧张的时候,在并不鲜明的环境下很多人都在拼命地学习,有些人拼了很久后到最后放弃了,因为希望看的多么的渺茫,我曾经坐在教室的最后排,这是班级差生的专座。

“嘿,夏葵,来一起玩,学什么习啊,那是好学生才干的事情,你要是好学生就不会坐在这里了。”中林很会挖苦人,但是并不讨人厌,我们一起玩,躲着层层的老师。忘记了教学楼上横幅上写的:“任重而道远,一分耕耘,一分收获了”一堆一堆的启示。我训练的时候经常对着这些字跳台阶,看教室里上课的人,我和队友擦着满脸的汗,拧着酸痛的肌肉。直到现在,我特别怀念那时候的时光,那种蹦蹦跳跳的时代,热火朝天的日子。

我是个矛盾体,我有我安静的一面,安静的时候随便找本书然后想到很久,其实和书中的内容一点也挂不上钩的。我发现后排座位上有一个很安静的男生,但是没有人敢欺负他。他叫张远,在我心里,我一直觉得张元是那种在阴郁屋子里的人,那个教学楼特别的适合他,他不说话,坐在教室的最后一排。我看他的时候他在写东西,很少有人去打扰他,因为他看起来很冷。

我在体育队里见到了张远,他出现在这里和我们一起,我发现他不是不说话,只是没有找到说话的人,他和队里的一个队友混的很好。

那年我们遭遇了流感的突袭,2009年学校不敢逗留我们,我们一个个的被遣送回家,有一部分重症患者被留在了学校,我问我一个悲催的队友:“是不是你们要呆在这里,然后就像以前得了瘟疫的人一样,会被遗弃啊。”

“你是不是找死啊,我又没有事,只不过是发高烧而已啊,可能正好是碰巧了。”栗子说

我回了家,回来后发现栗子被没有死,又没有被别人扔掉,很高兴的去找栗子玩,栗子在那段时间里认识了很多仗义的朋友。

我取笑她:“是不是生死之交啊!”

<甘肃主治癫痫病的好医院有哪些p>她古怪的拍了拍我的脑袋,脑袋一向是不给别人拍的,我最怕发型乱,但是栗子会在拍完了之后帮我整理好,所以我就不在乎了。

我通过栗子的关系和她们几个熟悉了,我往往不想站在她们面前的,因为身高实在是差距的太远了,我一米七的个子已经很占优势了,但是在一米八的女孩面前还是不得不低头了,没办法了,人家是学校排球队的,还有篮球队的,我很讨厌栗子了,怎么要认识这样的朋友,我会经常很难为情的。

快临近考试的日子,同学们像疯了一样的学习,我跟在后面拖拉着,经常被班主任拿去当出气筒,那天班主任问我:“多大了?”我还没反应过来,开心的说:“19了”

他的眼睛瞬间变大,我觉得我完了。

“都快20的人了,还不知道好好学习啊,整天呆在这里是干嘛的,混日子的吗?、、、、、、、、等等等等,诸多的话语,我没有听进去,我觉得脑袋快装不下了。

回到座位上,同桌从桌洞里掏出一把薯条塞到我的手里说:“没事,我帮你看着老师,你赶紧吃吧。”我等班主任走了的时候一把塞到嘴里像个没事人似的看书。同桌王玲上课偷吃东西,不知道是不是惯性,她在下课的时候是不愿意吃东西的,只愿意上课的时候吃,有一次上数学课的时候吃花生豆“嘎嘣”很响啊,全班都听见了,因此丢了脸,还是没有收一收她的吃性。

王玲也是体育队的一员,只不过不是我们的小分队里的,我们多加了时间训练,因为体育高考就快到了,每天都会在操场上拼命或者是在体操房里摔得半死,拉扯的肌肉疼,可是,我觉得没什么,什么都可以让生活继续,或许这是更好的方式,的时候我们手背上的汗把手背的皮都泡皱了。衣服每天都要洗好几遍。

时间过得很快,在即将参加考试的那几天一起的伙伴放弃了,从一考试就在坚持,我不知道原因,我跟着教练和队友们在济南呆了半个月,顺利的把考试考完了,好像我们全部过关了,只是有好与差的区别罢了。考百米的时候,考完后我就哇哇的哭了,一直哭到很累,不愿意再哭了为止。一是觉得太累了,二是觉得太失败了,这不是我最好的成绩,自己根本没有跑出去就结束了,为什么那么快就要结束?总之,我觉得自己很委屈。

高中的最后的日子里,我很不情愿的看到了我不想看到的,原来我希冀的未来并不是完,在这个物欲纵横的时代,什么东西都被标上了价码。我不想什么东西都变得这样,我不想自己的未来被别人用钱来衡量,这是对我的屈辱。因为有人退学了,竟然学起了外面人的样子和我们谈钱的时代,我不想听,我不想看到自己以前的队友变得世俗不堪,我完全看不见他以前的样子了。

我看着这样的样子不已。

体育高考后,我们回到了破教室学习,班主任一直拉扯着我们学习,殊不知,很多时候你再努力只不过是在徒劳,我们的数学作业可以不交,化学考题可以不做,就是这样子,老师当做看不见。

“看大新闻了,A校的女孩跳楼了,苦情戏码,一个女孩竟然为了两个男孩跳楼了。”

我嘴里不说话,鼻子发出了哼哧的声音,我不想听到这些无聊的话题,偏偏他们都喜欢,他们都喜欢学习,都喜欢八卦,别人都喜欢,我喜欢的没人喜欢,我喜欢的也没人和我一起喜欢。其实我每天都在想,难道我以后上街买菜的时候要用函数去买吗,我特别的不满,我不喜欢还是要做,这就是学生的悲哀吧,唉,怎么办,真的想跑唉!

“听说B校有个学生因为压力太大跳楼了。”新闻层出不穷。我觉得高考真的好恐怖,这是考试把人考到焦男睡觉抽搐是什么原因的缘故吗?

这段时间,我的好朋友栗子也失恋了,如果不是高考在即的话我会陪她逃课去玩,现在我被盯得很近,刚刚犯事被教训。

我和朋友们一起逃课去玩的时候被校长抓了,我们几个跳楼梯逃出来了,身上被划伤了多处,我的肚皮和后背上全都是伤口,疼了我一个星期。不过相比他们被赶回家反省还是强多了,这样的话,我宁愿受伤。

我在破宿舍里擦拭着伤口,看着那扇破窗户。栗子本打算出门的,她穿好了那件浅灰色的宽松毛衣,然后又坐在了床上。我问她:“你要不要吃东西,我去买。”她不回答我的话,只是点点头。我穿好衣服出去了,餐厅里只剩下油条和包子,我买了一堆带回去。

“来吃东西吧,餐厅没剩下什么了,只有这些,你就凑活着吃吧!”我叫她

她轻轻地走过来,淡淡的说了句:“我不想吃了。”然后看着一堆食物不动,我看见她的眼泪吧嗒吧嗒的掉下来,我知道我买错了,以前她男朋友就是喜欢给她买油条吃的,我知道最终的原因,因为穷,其余的什么理由都不要,因为没有多余的钱带栗子去吃稍好点的,所以每天只能拿油条充数,栗子说油条很好吃,我记得她说过油条不好吃,还说吃了会发胖的,可是她对我说的和对那个男生说的不一样。

那天我在操场训练,出了一身的汗,处于高度兴奋中,因为我的力量练习一直很好。我中场休息的时候看见了栗子的男朋友,手里挽着另一个女孩,长得温文尔雅,小依人。我认识那个女孩,我记得她曾经借过我的铅笔,我在美术馆里看见她过,栗子的男朋友也是学美术的。这样的事情,理所当然。我只是觉得很气愤罢了,上前和他们打了声招呼,然后一巴掌落在了那个男孩脸上,那是我第一次扇人巴掌,感觉很爽,然后转身走了,他不敢对我怎么样,就算他敢打回来,我还是会打回去。

“听说花园的桃子熟了,下课后我们去摘吧!”我怂恿着栗子。

“好啊,好啊,不要让别人知道啊。”栗子的头就像小鸡啄米一样的答应。

英语老师的冰山脸对着我们走过来了,我们慌忙的翻书,不知道翻到多少页,可怜的我们,免不了一场轰炸了。

“好了,别找了,上课交头接耳怎么会知道讲到哪里了。”然后白眼珠一翻对我们说:“下课的时候把我讲的超一百遍就好了。”

亏她说的出,我翻开书才知道那是篇文章啊。

仙桃全泡汤了,赶紧抄吧!!!

抄完之后已经是头晕目眩了,中午和栗子累的哇哇的回到宿舍后,宿舍里发生了天大的事情,丢了两个人。

“啊,去哪了?”

“A城市,一个离我们有八万米的地方。”

我真佩服她们的勇气,这竟然真的不是说说而已的,我们一直以为这是个青里的幻想,原来幻想也可以去实现的。

可是,就要高考了啊,难道她们是、、、、

那两个姑娘真的走了,扛着麻袋走的,去了A城市打工了,我想象的到她们扛着麻袋挤火车,我妈说:“一定要好好学习,长大后千万不要扛着麻袋去给别人打工,还要和人家挤火车。”我想到这就心酸,原来扛着麻袋挤火车就是这样的现实,况且她们就在我身边,为什么我还没有长大,就要我知道的那么多。

我明明不想知道,我明明就是在逃避现实。

高中最后的时候很多人带了手机,每天闲着没事就在那按键,按的吧嗒吧嗒的响,聊嘛,我不屑一顾,其实不是这样子了,我也想玩,是因为我没有手机。

我和她们正规癫痫医院是哪家挤一块看电影,小莉从家里带了好吃的,我们一口一口的往嘴里塞,还要别忘了夸东西好吃,这样的话她就会多给我们带了。电影里的情节霹雳哗啦的划刀子,血直流,我看不下去了。我有锋利武器恐惧症,放弃了。

那天,我听她们说:“伟大的人就要胆大,不要怕什么什么的、、、、”

然后她们就消失了,谁也没有找到,班主任那几天快傻眼了,一直在找,总算没有报警,有人透漏了消息,我想她们的目的就是要别人找不到,因为人怕消失了之后会没有人找。

高考大战在即,士兵正在磨刀,这是个可怕的战场,但愿我不会死的太快就好了。我不得不承认,我没有把握。晚自习的时候班主任多加了十分钟,我因为同学的关系也熬过了这十分钟,那一段时间还被夸奖,真的是很开心呐,但是对于我来说,徒劳无功。我胡子眉毛一把抓,抓的乱七八糟。

这里的每个人都是这样的“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至少我们还有,还没有梦碎的时候就多享受吧,这是我们的格言,等到梦碎的时候就开始现实的生活。

那两个去外面追梦的小女孩最终还是回来了,参加了高考。

我回头看张远的时候,他很安静,其实他的成绩并不好,可能是因为每天想的太多的缘故,我想如果这19年的时间专心的去做一件是我们都会是一个天才,我如果去学表演,那么现在我绝对是一明星,如果张远是在写,现在早就成了作家,可是,偏偏我们在这学习,还不知道学了什么。

我觉得边上有个眼神不怀好意看着我,我悄悄看了一眼,怎么会是栗子。

“我觉得张远文采很好,他写的小说我看过。”栗子说,我不知道她为什么说这些,我们是无意间聊到的,还是故意挑起的,我不知道。

我很不舒服的过了一天, 因为栗子。

其实我只是发现张远很,很有文采,很奇怪,不说话。我没有多想,我突然想到了我刚来的时候我们我和甲丙的关系,正是因为这一点,我不希望这样的事情这样发生,我觉得很糟。只不过是两个一起喜欢了同一个人,为什么你喜欢就不许我喜欢呢,我们可以一起喜欢,又不会。

暑假在学校集训的时候,我每天都往网吧跑,自己一个人,一直都是一家网吧,被网吧的人盯住了,后来我下一次去的时候,几个人把那个讨厌的家伙解决了,从此以后我也再也没有去过那家网吧玩过,以后我也不再喜欢去网吧玩了,以前看栗子打游戏,里面打打杀杀的场面不习惯了,就忘记了。

我们高考了,拥挤的人群就像是在打仗。

考完后我就把书都卖了,留了几本我喜欢的,没想到老会去接我,老爸看见我空空的没有一本书,都呆了。

我记得好像又是一个下天,很多人走了,和三年前一样,我不明白雨落下有什么含义,它在我最不知所措的时候会落下,老师宣布毕业这一消息的时候全班都疯掉了,撕书、狂跳、大叫、砸桌子、、、、我也跟着疯了,绕着教室跑了一圈,我想那时候肯定很丢人。

栗子忘记了失恋的,放弃了暗恋的无奈,高高兴兴的走了。我离开了我战斗的操场,扫了扫身上的煤渣离开了,那个在操场上练发音的播音主持也走了,那天,校园里一下子空了。我路过紫藤花的走廊很想使劲的闻闻花香,以后再也没有机会闻到这样的香了,那个长的奇形怪状的紫藤花枝还会不会被人当成上吊的工具,正对的那排长楼梯和下陡坡,下天再也不会摔到我了,路上爆炸的暖水壶,满地的碎渣。

离开,是一种无法言语的痛。

首发散文网: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wx.kdzez.com  三七文学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